快捷搜索:

所以都明白自己国主这就算是对自己这些人有意

 
    孟获此时闻言则是苦笑道:“谁说不是呢,兄长,小弟是遇人不淑,如今却是被南蛮自己人给坑苦了啊!”
 
    虽说南蛮这边儿的人,很少去同情什么人,但是今日,在此地此时此刻,众人中不少还都算是同情孟获一些。毕竟曾经的蛮王,银坑洞洞主,那么大的势力,那么强的实力,但是结果呢,就是被所谓的自己人给坑了,然后便落魄到了这地步!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这事儿,落到谁的身上,谁能甘心?反正在座的众人,是没有一个甘心的。关键还不是说就是实力不如人家凉州军了,主要还是因为木鹿大王的出卖,众人都认为就是这个原因!
 
    其实他们也看得出来,孟获一样儿是不甘心,很不甘心,可是如此,又能如何?他就收拢了几千残兵,要和马超凉州军去死拼?那绝对是玩笑,没有一个人相信,他靠着几千人就能把马超凉州军给赶出三江城银坑洞的。
 
    就别说这个了,就是想胜凉州军一次,那都是不可能,所以还奢求什么呢。以前人马比凉州军还多的时候,也没见到孟获银坑洞的人马赢了人家,结果如今就剩下几千人了,还能胜过人家?那样儿纯粹是白日做梦,什么都不用说了。
 
    还是兀突骨问了出来,“不知贤弟如今的打算是……”
 
    他都知道孟获要说什么,但是怕他还是不那么太好意思,所以是直接就问了出来。
 
   
 
    那意思算是给孟获一个台阶吧,毕竟兀突骨不在乎孟获是什么实力,有多大的势力,他在乎的就是两人依旧是多年的好友,是兄弟,这其实就足够了。而其他的东西,真就不那么重要了,不是吗。
 
    孟获一听,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这个兄长的意思呢,他当然是了解兀突骨一些的,所以都明白,自己这个兄长可是给自己台阶下呢。在他所有的属下面前,是给自己面子啊!
 
    所以他也没有藏着掖着,毕竟如今来乌戈国,到底是做什么来了,自己当然是没有忘,记得是清清楚楚。这自己是不好意思,那不错,可是该说出来的话,却是不能少的。而且自己兄长兀突骨都这么和自己说了,如此给自己面子,就怕自己不那么好意思,所以自己要是再不说的话,那就不对了,因此孟获是直接给说了出来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就听他说道:“兄长,实不相瞒。如今小弟来乌戈国,就是来找兄长帮忙来了!”
 
    兀突骨点头,这都在他所料之中。他早到知道了,自己就等着这样儿呢。所以他此时是直接就问道:“不知道贤弟具体让为兄如何帮助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不好意思地一笑,毕竟这算是自己厚着脸皮求人来了。而且兀突骨这儿什么样儿,自己还是知道的,他肯定不会不给自己这个兄弟的面子。但是更为重要的是,这不如如今还有他那么多手下吗。这些人,自己却是不得不去考虑。哪怕自己也知道,他们对兀突骨的影响不大。但肯定也是,这些人能同意,当然就是更好了,不是吗。
 
    所以这个时候孟获是继续说道:“兄长。尽管小弟是不想承认。可是这我却是不得不承认,马超凉州军,确确实实,是有两下子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心里都鄙视孟获,心说马超凉州军要是没有两下的话,他们能把你孟获赶出三江城银坑洞?
 
   
 
    如果你孟获承认你自己是饭桶的话,那么咱们也都不说什么了。可你孟获是饭桶是废物,还是说你银坑洞的士卒是饭桶是废物呢?
 
    所以众人哪怕是没有和马超凉州军对垒过。更是没有见过他们如何,可就单凭马超凉州军把孟获杀得大败,是,这其中也有木鹿大王的关系,而且可以说就是因为他,这倒是不假。可是要说起来的话,这凉州军的士卒要真是也没有什么战力的话,那么会大胜了孟获银坑洞的士卒吗?而且把其人都给逼成这样儿了,并且他如今是落魄到乌戈国来了。
 
    别人多了不知道,但是一些基本的东西,还是多少知道些的。至少他们就都明白,就说孟获,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其人,可以说其人是个很好面子的人,把自己的面子看得很重,所以想让他如此来求自己国主,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求,这事儿对他来说,如果真不是他被逼得没有办法的话,想来他肯定不会做这样儿的事儿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兀突骨呢,倒是没有他手下想那么多,因为他知道,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这个兄弟孟获,真是被马超凉州军给整惨了,就以他的性格来说,还真是不会这么去说话。至少他就不会承认马超凉州军怎么厉害,是,他就只是说凉州军有两下,不过就这样儿,以前他都不会去说。所以只有如今这样儿的情况,此时此刻,他才会如此去说。
 
    兀突骨对此点了点头,他当然也知道凉州军的厉害程度,他自然是不会小看他们就是了。
 
    而且他还知道,汉人总说“不吃一堑,不长一智”,其实就是这样儿。这孟获如今遭逢大败,想来虽说是很不好的事儿,这个自己也认为,可是却并不代表就一点儿好处都没有了。
 
    反正至少是能让他明白,凉州军的厉害,这怎么能去小看了天下人呢?所以这个也并不是说,就一点儿好处都没有了。至少在兀突骨看来,这个就是好处,因为他明白,自己这个兄弟,以前肯定没怎么把凉州军看在眼里过,而这个时候呢,不用多说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不错,贤弟之言甚是,这凉州军还真是不能小看了!”
 
    兀突骨一句话,就把这个凉州军给定性了,那意思,你孟获不小看凉州军,那是对的。而且他这也算是对自己所有手下人说,别小看了凉州军,毕竟人家名声在外,可绝对不是吹牛吹出来的,不是吗。
 
    孟获一听兀突骨的话,也只能是点头,他都明白,自己兄长这是在提醒他,可别小看了凉州军,这如今你都败了,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?
 
    之后孟获是轻叹了口气,然后继续说道:“所以凉州军确实是棘手,因此小弟之意,小弟之意便是,往兄长能发藤甲兵两万,还有几万乌戈国的人马,和小弟一起对付如今鸠占鹊巢的凉州军!”
 
    这孟获也都知道,如果直接和自己兄长说给他什么好处,估计自己得被轰出去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对兀突骨,他是没那么说,孟获也没敢,他就知道,这自己要说什么好处的话,自己兄长肯定要认为,自己是看不起他,把自己和其他那些外人是同等看待了。这对于两人的交情,可以说是一种侮辱。
 
    这不是说异族就没有真正的友情,这肯定还是有的,就比如说孟获和兀突骨两人,其实就是如此。
 
    但是对兀突骨的手下,孟获却是没有太多顾虑,他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,他知道,说之以利,就不怕他们不动心,不怕他们不同意。
 
    所以他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如今马超凉州军虽说是占据了我银坑洞不假,可是我银坑洞的族人还有几个族老,是绝对不会买凉州军的账的,所以到时候,这银坑洞还是我孟获的,只要我孟获重新夺回银坑洞,那么我一定不会忘了各位的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也知道“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”啊,就说对于兀突骨这些手下,以前的自己看在兄长的面子上,只要不去交恶他们,那么就没有问题。怎么也不用自己去低三下四的,可是如今,自己都落魄成了这样儿,也确实是没有太多的资本了,不是吗。(。。)
 
    ...
 
    ...
 
 
第三三四章 乌戈国孟获求援(续)
 
    结果孟获这话一说完,众人一听,不少人都知道,孟获这就算是低头了,这也属正常,毕竟这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。[八零电子书wWw.80txt.COM]
 
    但是有一人,对孟获的说法不满意,那就是乌戈国国主兀突骨。这虽说孟获没有直接和他说什么,但是在兀突骨看来,这自己兄弟和自己手下如此说,这就和自己说,也没有什么太过不一样儿的地方。
 
    在兀突骨看来,这是孟获的事儿,可一样儿算是自己的事儿。那么自己兄弟这么去和自己手下说,这难道不就是不信任自己吗?
 
    是,自己也承认,对于孟获,自己手下这些人,确实是有些势力不假。别说他如今是落魄得不行,就是他当初有势力有实力的时候,自己手下几个,也没怎么看得上他。所以如今都这样儿了,那么就更不用多说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所谓是“家有千口,主事一人”,乌戈国不是别人说的算,还是自己说的算。那么无论众人是什么意思,是有何意见,最后拍板儿的,那不还是自己吗。自己倒是也清楚,自己这个兄弟,也不想自己是太难做,所以是如此说了,可这分明还是不那么太相信自己啊!
 
    所以没等其他人说什么,也没等孟获继续说,兀突骨倒是先发话了,只见他一笑,然后便对孟获说道:“贤弟这话却是见外了,在为兄来看,就算你不说这些。各位也不会是驳了你面子!不知各位我所说,是也不是?”
 
    众人还没等说话,就听到了自己国主的话。他们可都不傻,所以都明白。自己国主这就算是对自己这些人有意见了,要不也不会这么去说。当然了,他一样儿是对孟获有了意见,不过说起来的话,这归根结底,其实还是因为自己这些人,所以是让自己国主如此说了,要不然的话。肯定还不至于是这样儿。毕竟孟获能说出来那么一番话,确实不是没有道理的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听了兀突骨,自己国主的话后,众人都没敢去反驳什么,甚至有人直接就说道:“确实,确实,国主之言不错啊!”
 
    “可不是,国主所说没错,我同意!”
 
    “就是就是,正是如此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
    只是可惜了,这如今自己老窝让马超凉州军给占了,而金环三结和阿会喃,自己也不知道哪儿去了。至于说自己手下那几个将领,自己就更没有看到了。估计他们能不能来找自己,那其实都两说呢。所以……
 
    此时此刻孟获的眼里,心里。只有羡慕,而没有嫉妒。他也知道,自己要是再有像此时此刻的情况,那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反正至少也得等着自己把马超凉州军给打出三江城银坑洞之后,那才算可以吧。
 
    而对于众人的反应,兀突骨显然是很满意。对他来说,只有手下人都给面子,那么就好。他这个人最厌恶的事儿就是,手下人不给自己面子,真要那样儿的话,自己也不会吝啬来一个杀鸡儆猴,杀一儆百,这事儿都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,并且显然是小事情而已。
 
    但是既然自己手下都给自己面子了,那么自己这个当国主的,自然也得给众人面子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兀突骨是再次说道:“看来各位果然是与我所想相同,我确实是没有看错各位啊!如今我兄弟孟获遭逢如此大劫,我们理当是友情援助之,所以我意思后日,便发兵三江城银坑洞,咱们也会一会那马超凉州军,各位觉得如何啊?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这自己国主直接是一下就确定下来了,这可真是快啊。但是他们也知道,自己国主做出的决定,那可是不能反驳,不能去质疑的。别的不说,就说你要真是如此做了,那么后果,绝对是不堪设想,不用多说了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